首頁
關于華道
新聞中心
聯系我們
公開聲明
消費金融

消費金融公司十年回顧 監管政策梳理及信用風控展望

聯合資信 劉睿 王檸 劉彥良 2020/11/27 72 返回列表
近期,有媒體報道稱,銀保監會辦公廳向各地銀保監局下發《關于促進消費金融公司和汽車金融公司增強可持續發展能力、提升金融服務質效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該《通知》分兩部分內容,第一部分是“打造核心競爭力,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第二部分為“加大監管政策支持力度,提升可持續發展能力”,主要包含三點內容:一是適當降低撥備監管要求,在做實資產風險分類、真實反映資產質量、實現將逾期60天以上的貸款全部納入不良以及資本充足率不低于最低監管要求的前提下,消費金融公司可以向屬地銀保監局申請將撥備覆蓋率監管要求降至不低于130%;二是鼓勵拓寬市場化融資渠道,支持消費金融公司通過銀行業信貸登記流轉中心開展正常的信貸資產收益權轉讓業務,進一步盤活信貸存量,提高資金使用效率,優化融資結構,降低流動性風險;三是資本補充方式,支持符合許可條件的消費金融公司在銀行間市場發行二級資本債券,拓寬資本補充渠道,增強抵御風險能力。無獨有偶,2020年以來,銀保監會也曾階段性調整中小銀行貸款損失準備政策,指導以城商行、農商行為代表的中小銀行加大釋放信貸資金的力度,資金專項用于支持中小微企業;同時,允許地方政府依法依規通過認購可轉換債券等方式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金。以上政策的出臺既是監管部門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以及中國長期處于國內國際雙循環發展新格局之下的階段性安排,亦是國家普惠金融戰略政策的延續。2020新年伊始,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使得全球經濟陷入深度衰退,中國在國內、國際雙循環的發展新格局下,國內經濟增長亦面臨較大壓力,消費仍處于萎靡狀態,消費金融行業整體發展趨緩。今年是首批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成立十周年之際,以下將通過十年來監管政策的梳理,結合近期監管熱點和消費金融公司2019年以來的經營表現,展望消費金融公司未來發展趨勢。

近年來,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不斷上升,同時國家戰略層面利好政策的出臺和普惠金融戰略的推進,為消費金融行業的發展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環境和政策支持。另一方面,隨著監管的強力介入,尤其2017年開始對于現金貸的整治,繼而細化到大數據風控、催收、獲客渠道和聯合貸款模式等方面,消費金融公司初期的粗放發展模式已難以為繼,業務發展面臨挑戰。同時,隨著P2P平臺逐步清退,近期《網絡小額貸款業務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和《通知》的出臺,使得消費金融公司的牌照優勢進一步凸顯。

2010年,北銀消費金融公司、中銀消費金融公司、四川錦程消費金融公司和捷信消費金融公司等首批四家試點消費金融公司正式成立,分別由北京銀行、中國銀行、成都銀行和派富集團發起設立,成立后分別在北京、上海、成都和天津等地開展消費金融業務。在發展初期,隨著監管不斷放寬消費金融公司的申請設立條件,放開消費金融市場準入,鼓勵符合條件的民間資本、國內外銀行金融機構和互聯網企業發起設立消費金融公司,各大銀行、產業機構、電子商務平臺以及互聯網金融公司紛紛進入消費金融領域,消費金融行業逐步進入高速發展階段。2017年以來,金融行業面臨強監管、防風險的外部環境,中國人民銀行和原銀監會加強了對校園貸及互聯網金融的治理整頓,這在一定程度上鼓勵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開展消費金融業務,滿足客戶合理的信貸資金和金融服務需求;另一方面,在互聯網風險專項整治過程中,監管部門對于具有無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無客戶群體限定、無抵押等特征的“現金貸”業務加強了規范整頓,這亦對消費金融公司的業務開展形成較大挑戰。2020年以來,監管部門陸續出臺了多項政策,涉及到大數據風控、產品定價、催收管理、消費者權益保護等方面,進一步對消費金融公司的業務開展加以規范,但與此同時隨著對互聯網金融平臺監管的加強,消費金融公司正規軍的牌照優勢更加凸顯,未來或有更多的資源和政策傾斜。而本次《通知》的出臺,一方面是前期監管政策的延續,另一方面亦是政策紅利的體現。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下,國內傳統的零售、文化娛樂和旅游等領域的消費均有不同程度下滑,消費金融公司信貸投放明顯放緩甚至收縮,同時消費金融公司中低收入長尾客戶的定位以及將逾期60天以上貸款劃入不良的監管標準將推升其原本就相對較高的不良貸款率,適當放松對撥備覆蓋率的要求有助于階段性調整信貸資金釋放力度以支持普惠金融業務開展,增強流動性,同時緩解風險管控壓力。


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公布數據,截至2019年末,消費金融公司資產規模達4988.07億元,同比增長28.67%;貸款余額4722.93億元,同比增長30.5%;截至2020年6月末,消費金融公司資產規模4861.5億元,貸款余額4686.1億元,均較上年末有所下降,消費金融公司業務開展受疫情沖擊較為明顯。在消費金融公司執行逾期60天以上劃入不良貸款的標準之前,監管對不良貸款的認定一般為逾期90天以上,五級分類標準趨嚴,將加速消費金融公司的風險暴露水平。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最新公布的《中國消費金融公司發展報告(2020)》,截至2019年末,我國消費金融公司平均不良貸款率為2.63%,略高于信用卡的平均不良水平;從不良貸款率的中位數來看,2019年末為2.03%,較上年末小幅上升;而不良貸款率的中位數與平均數相差較大,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各家機構的風險成本的差異,部分機構的風險成本壓力尤甚。從披露不良貸款率的6家消費金融公司來看,除興業消費金融不良貸款率為1.86%之外,其余5家消費金融公司的不良率均在2%以上(見圖1)。2020年以來,公開市場披露信息有限,可以推斷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和五級分類標準趨嚴的背景下,消費金融公司不良貸款率上升趨勢不可避免,這也是《通知》出臺的背景。但同時需要關注的是撥備覆蓋率的放松是基于將逾期60天以上貸款全部劃入不良和資本充足率指標滿足監管要求的前提下,根據中國銀行業協會統計,截至2020年9月,已有近半數的消費金融公司將資產劃入不良貸款的標準從逾期90天調整至60天,行業平均的撥備覆蓋率提升至186.34%。預計未來在撥備計提壓力有所緩解的前提下,消費金融公司將趨于采用更加嚴格的五級分類標準,真實反映不良水平,長期看有助于做實資產質量,提高風險管控水平。


大部分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的營收結構主要為利息收入,采用的是以定價博取風險的方式獲取利潤,消費金融公司相對較高的定價水平是其相較于銀行業金融機構擁有較高盈利能力的優勢所在,但長期來看定價的上限空間受到壓縮將使其營業收入增長面臨挑戰,同時在當前相對寬松的貨幣政策下,具備資金成本優勢的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更有助于保持盈利水平的穩定,未來盈利能力內部分化的現象或愈發明顯。

2017年12月,“現金貸”新規發布,明確了現金貸業務特性,同時要求“各類機構以利率和各種費用形式對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間借貸利率的規定,且向借款人收取的綜合資金成本應統一折算為年化形式”。自此,消費金融公司以往通過收取管理費、手續費、貸后服務費、提前還款費等隱形收費使年化綜合資金成本突破36%的“行業慣例”被打破。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大部分消費金融公司的平均貸款利率均在24%以下,如捷信消費金融2019年平均貸款利率為22.90%,興業消費金融2019年貸款利率大多在20%以上的水平,馬上消費金融大部分產品的貸款定價在20%~25%之間。但需關注的是,消費金融產品仍存在遭遇投訴實際測算利率逼近36%甚至超過36%的情況,或者說部分消費金融產品存在對外宣稱年化利率低于36%,而實際利率超過36%的現象,而這種現象并不少見。2020年以來,消費金融行業嚴監管的態勢延續,上半年部分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收到監管指導意見要求將利率水平降至24%以下。受此影響,已有部分消費金融公司逐步主動下調了對客展示的產品利率,另有部分消費金融公司一方面收縮獲客規模,另一方面審慎定價,保持觀望狀態。2020年8月,最高人民法院正式發布民間借貸新規,民間借貸利率受保護的上限錨定為一年期LPR(貸款市場報價利率)的四倍(最新數據為15.4%),取代了原《規定》中“以24%和36%為基準的兩線三區”的規定,意味著民間借貸利率的司法保護上限大幅度降低。盡管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作為金融機構,不受民間借貸的直接約束,但考慮到當初現金貸新規直接將該部分業務與民間借貸利率掛鉤,同時在針對消費金融公司法律判決的實際操作中存在參考民間借貸利率標準執行(調減超過24%的部分)的慣例的背景下,消費金融公司定價的上限空間受到壓縮,長期來看利率下調或成為行業必然趨勢。

從成本端來看,根據《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消費金融公司不能吸收公眾存款,其資金來源主要包括5個方面:①接受股東和股東境內子公司存款,②向境內金融機構借款,③發行金融債券,④境內同業拆借,⑤資產證券化等。除了股東提供的流動性支持,消費金融公司外部融資的便利性、可獲得性以及資金成本是影響業務持續快速發展的重要因素。從公開披露信息看,消費金融公司股東和股東境內子公司存款在負債總額的占比較低,能提供的流動性支持較為有限,但資金成本也相對較低。根據《同業拆借管理辦法》,消費金融公司作為非存款類金融機構,需要滿足至少連續兩年盈利以及其他中國人民銀行要求的條件才能獲得準入資格,且根據《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同業拆入資金比例不高于資本總額的100%。在發行債券和ABS產品方面,由于監管條件限制,公開市場的發行主體也不多。總體看,金融機構借款和同業拆借是目前消費金融公司主要的融資手段。目前獲準進入同業拆借市場的非銀行金融機構成員中已有14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處在行業頭部的招聯消費金融、捷信消費金融、興業消費金融以及中銀消費金融等公司近三年同業借款或拆入資金的余額占負債總額的比重均保持在80%以上。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由于具備依托于母行的天然優勢,其資金拆入主要來源于銀行業金融機構,資金成本優勢明顯,而非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從其他金融機構進行資金拆入的占比更高,相應地也面臨較大的成本壓力。

從公開信息披露較為齊全的15家消費金融公司的營業收入、凈利潤表現數據來看(見表2),大多數消費金融公司2019年營業收入、凈利潤均保持增長且增幅較為明顯,僅有3家消費金融公司利潤水平有所下滑,行業整體營業收入和利潤水平保持增長趨勢,但在宏觀經濟下行、嚴監管態勢延續以及消費金融市場參與者逐步增多導致競爭壓力加大的背景下,盈利增速趨于放緩。相較于銀行業金融機構,受益于較高的貸款定價水平,消費金融公司盈利能力優勢明顯,2019年大多數消費金融公司的ROE水平集中在10.2%~17.4%之間,有部分公司的ROE水平超過30%,但也有部分機構的ROE水平不到10%,也體現了各家消費金融公司盈利有較大分化,這主要是由于成本控制能力、風控水平、資金成本不同所致。從營業收入的絕對值來看,排名行業前五的為捷信、招聯、馬上、興業和中銀消費金融公司,遠超行業其他機構,行業的頭部效應表現仍較為顯著。2020年以來,從部分有公開信息披露的消費金融公司半年度數據來看,超過半數消費金融公司利潤水平下滑(見表3),多數消費金融公司業績表現不佳,業績表現承壓的趨勢進一步明顯,主要還是疫情影響下業務開展明顯放緩及風險暴露上升導致減值計提大幅增加所致。



近期消費金融公司批籌速度加快,同時中國平安、螞蟻集團等行業巨頭積極布局消費金融牌照,馬上消費金融上市申請已獲得地方銀保監局批準,政策紅利下其牌照優勢有所凸顯,預計未來數量將持續增加,行業競爭壓力加大。隨著疫情的負面影響逐漸消除,信貸業務規模持續上升將對資本形成消耗,消費金融公司資本補充渠道的拓寬,有助于增強風險抵御能力,較好支撐業務持續發展,但資本補充壓力仍存,“增資潮”或將延續。


消費金融市場的參與主體,主要包括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商業銀行、小貸公司、分期購平臺和電商系金融公司等。近年來,在宏觀經濟不景氣、監管政策趨嚴以及利率市場化的背景下,商業銀行面臨的經營壓力加大,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個人征信的完善以及消費觀念的轉變,商業銀行對于個人信貸業務的創新和開拓逐漸聚焦到小而分散的消費金融業務上,而參控股消費金融公司是其開展消費金融業務的一種重要形式。消費金融公司作為專業持牌機構,開展消費金融業務具有政策優勢,并與商業銀行形成差異、補充和協同效應。從競爭格局來看,在消費金融公司試點期間,出于風險控制的考慮,監管機構對主要出資人具有較為嚴格的要求,因此商業銀行憑借覆蓋全國的營業網點優勢、成熟的風險控制機制以及豐富多樣的產品體系成為早期消費金融公司的主要發起機構。隨著消費金融公司申請設立條件的放寬以及試點范圍的擴大,以重慶百貨、海爾為代表的產業機構開始涉足消費金融領域,主要以促進自身產品銷售為目的。此后,在電子商務快速發展以及互聯網技術逐步成熟的背景下,蘇寧、小米、螞蟻等電子商務公司成為消費金融行業新的參與主體,這在促進消費市場發展的同時加劇了整體市場競爭。按照相關監管規定,消費金融公司資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水平,如果按照75%個人貸款風險權重進行簡單測算,最高杠桿可達到13倍,而互聯網金融機構主要通過“小貸”牌照參與消費金融業務,考慮到5倍杠桿和注冊資本限制,消費金融公司的牌照優勢凸顯。

從目前已經批籌的30家消費金融公司來看,除2010年首批設立的4家,大都在2015—2016年批籌成立,絕大部分為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2017年以來,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推進的背景下,各項監管政策趨嚴,導致各類非銀金融機構的批籌速度明顯放緩,在此背景下,僅有數量較少的消費金融公司獲批籌建。截至2019年末,我國有27家持牌消費金融公司獲批,其中有24家已經開業,其中18家消費金融公司的主要出資人為商業銀行。2020年以來,消費金融公司批籌速度加快,平安消費金融、小米消費金融、陽光消費金融陸續開業,截至目前國內開業的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數量達到27家(見表4)。此外,2020年9月,中國銀保監會分別批準籌建重慶螞蟻消費金融有限公司、四川省唯品富邦消費金融公司以及蘇銀凱基消費金融公司,重慶銀保監局原則上同意馬上消費金融公司在A股IPO的申請。從股東背景來看,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仍然是主流,未來在監管政策的溢出效應下,電商系消費金融公司或將增多。



業務發展初期,隨著一系列利好政策的出臺,消費金融公司消費信貸業務規模快速上升,由于《消費金融公司試點管理辦法》對注冊資本最低限額的要求是3億元,大部分消費金融公司權益規模較小,為支撐業務持續開展,消費金融公司增資頻繁。2017—2018年,多家消費金融公司進行大規模增資擴股,其中捷信消費金融注冊資本從44億元增至70億元;馬上消費金融從13億元增至40億元;中郵消費金融注冊資本從10億增至30億元;招聯消費金融注冊資本從20億元增至28.59億元,繼而增至38.69億元。但2020年以來,僅有湖北消費金融、華融消費金融和中信消費金融小規模增資(見圖2)。但另一方面,我們也關注到,2020年以來成立的消費金融公司注冊資本金規模較之前有明顯上升,初始注冊資本均在10億元以上,其中平安消費金融公司注冊資本50億元,僅次于捷信消費金融,尚未開業的螞蟻消費金融注冊資本為80億元,若實際資金到位將位列消費金融公司注冊資本首位。從披露資本充足率的3家消費金融公司看,截至2019年末,捷信消費金融資本充足率為10.97%,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為10.09%,呈逐年下降趨勢;興業消費金融資本充足率為11.84%,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均為10.81%;馬上消費金融資本充足率為12.22%,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27%。2020年以來,公開信息披露有限,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簡單推論,在分紅規模不大的前提下,風險加權資產隨著信貸業務規模的收縮或有所下降,資本充足水平或有暫時性上升,但整體來看國家戰略層面需要消費拉動經濟增長,為支撐業務持續發展,消費金融公司資本補充壓力仍存。2020年3月,中國銀保監會發布了《中國銀保監會非銀行金融機構行政許可事項實施辦法》,進一步強化股東對于消費金融公司資本補充的約束力,并且允許消費金融公司發行經監管許可的其他債務和資本補充工具,而本次《通知》的出臺則是之前政策的延續和落地。長期來看,后疫情時代,隨著國內經濟回暖,積極發展消費金融,增強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是戰略導向,消費金融公司在增資、IPO上市和發行二級資本債券等多種資本補充渠道的加持下,有望保持較為充足的資本水平。



展望未來,雙循環的發展新格局下,消費對經濟的拉動作用不斷上升,在國家戰略層面政策推動及消費信貸需求釋放的背景下,消費信貸業務有望恢復較快增長。嚴監管態勢的延續有助于消費金融公司的合規經營和規范發展。在做實資產分類的標準下,消費金融公司不良貸款率或有短暫上升,但隨著風險控制能力的提升和風險處置能力的增強,信貸資產質量下行壓力有望得到緩解,同時成立3年以上的消費金融公司經過初創期的快速發展,定價和風控模式趨于完善,融資渠道不斷拓寬,盈利將步入平穩增長階段;資本補充渠道的拓寬和政策紅利期股東支持意愿的增強將使其風險抵御水平有所上升。長期來看,消費金融公司行業內部格局和盈利模式生變,馬太效應加劇,資產端具有流量優勢和較強定價能力、負債端具有資金成本優勢以及風控能力較強的消費金融公司頭部優勢將進一步凸顯。綜上,聯合資信認為,消費金融行業整體信用風險展望為穩定。
返回列表

在線咨詢

公司名稱*
部門
姓名*
電話*
郵箱*
咨詢事項
(*^▽^*)MG宙斯古代财富_官方版 老时时彩走势图表 极速快乐十分免费计划 海王捕鱼一直破产 哈灵麻将浙江麻将 彩票网站标红 ds视讯娱乐 广西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足彩半全场怎么算中奖 极速赛车官网平台 比特币收益率 龙腾内蒙古麻将下载 重庆时时彩可以发财吗 17yy可爱水果老虎机 平码公式计算公式 ag真人视频百家设置经验 币看比特币官网app